Search

《霧都彩虹》序





「繼續寫麼?」

「沒東西,寫什麼?」


距我和小裸第一次隔空對筆,已經三年有餘。那也是我第一次,動念寫書。那時青澀懵懂,一見鐘情的數秒眼緣,就可以讓我們盡致地以愛之名「拋頭顱,灑熱血」。那時的情書,更像戰書,不霸鋼鋸嶺誓不還;而八字無撇的單向情切,就足夠鼓舞我們飛走簷壁、無懼敗陣江湖。那時體內的血流,在荷爾蒙的作用下,是滾灼的;而腦袋,在成長激素的刺激下,同樣熱得發燙……燙到不自知而自作多情:以為感情和小說,起了開頭,就能有結尾。

那年全部是真情,那年全不是愛情。


「文筆不錯,期待你以後出小說。」


識其字,而未謀其面的網緣,結局就是:對方終究選擇了那個直播中的彈唱者,而不是鍵盤上的情話碼農;你無法成為她的枕邊人,卻「有幸」受邀成為枕邊書。她一定是因為,我們隔著一條彎彎的海峽罷;畢竟她能有心選擇一曲我常伴耳的《斑馬斑馬》,與直播間的追隨者們作別。當下確有重拾筆耕的想法,良緣不成情分在嘛。

但夢醒時分,發現她有酒,而我沒故事啊。



「如果你哪天出書了,我一定會買。」


結緣並喜歡上一位南部的女生,卻被自己用文字呵退。準確地說,是被文字築起的暴戾和猙獰;她眼前是海市蜃樓的黑雲壓城,殊不知後方的我根本是小橋細水;小心到連清溪裡的魚兒,都擔心驚到。而她的閨蜜、我的「情敵」,竟成了我的預約讀者。美女與野獸只在電影裡存在,心有猛虎,其實很難細嗅薔薇。語言能衝動如魔鬼,無聲的文字亦可,甚至潛藏更猛烈的「暴動」空間。它的獨立性、客體性、轉接性,使其能被迎接它的讀者之內心賦予自發性的主動生機;可以蓬勃,亦可兇殘。此時無聲勝有聲。無聲,不是有聲,而是所有聲。一千個讀者,該有一萬個哈姆雷特;因為每一位讀者,或有不下十種閱讀心境、情境。昨日異於今時,清晨異於黎明,飯前異於飯後。文字是工具,也是武器。文字是靜而止的,卻可以不動聲色地讓人暴跳、崩潰、炸裂;似病毒,可瞬間侵蝕個體的周身、並有極強傳染性。本借以傳遞肺腑的工具,被視作連篇廢話而變為傷人害已的武器……於是當即立志,放下屠「筆」、立地成佛。

閨蜜的鼓勵下,三思又開篇。但僅憑轟烈的序曲、慘痛的結局?正文能靠想象編造,感情能靠幻想刻畫麼。



「還是想不通,你為什麼喜歡我。」

「三言兩語說不清,會讓你知道的。」


直到遇見你,遇見你的提問、你的疑慮、你的不安;挽回了那些,塵封到險些被格式化的文檔、情節、情緒(如果沒有你,這該是它們最好的歸宿)。幾次提筆落筆的輪迴,每一字、每一句、每一段落,鍵盤上的每一下彈簧按鍵的起伏,似乎都在做耐力訓練;每一份耕耘,不見收穫、不見盡頭,卻在結束時,發現自己的體能、毅力、心智提升的同時,還磨出了耐痛的繭子。而今天,聽著指尖的跳動,伴隨著平穩的心率、舒緩卻深長的呼吸……遊走在字裡行間,更像是步步為勝的安營扎寨,耐心地砌下一磚一瓦;像台下十年功後,上陣馬拉松賽道;戒驕戒躁中學會不疾不徐、心無旁騖地前進。有一份信心,更是一種信仰。不單純對自己文筆、恆心自信,而是對你、對你我感情的信任;對人性的把握,對愛的,相信。


作為悶騷的巨蟹座,一直以為「愛」無需言說,只需動作(若有歧義,請理解為「行動」,而非「震動」)。後來發現,灌倒男人的是酒,灌醉女孩子的,常常是吐沫星子。行動和言語相比,後者更簡單粗暴,不然怎有諸多甜言蜜語助纣為虐的情感「欺詐案」。言說無用?但比不說,有點用。愛情裡,不被感受的愛,是不完整的;即便兩人是真真切切、實實在在地相愛。很有意思不是麼?你愛我、我愛你,還不夠。要有感受,互通的感知。愛情,是愛與情感的結合。愛是具象的行為,情則是抽象的感覺。兩者相輔相成。愛一個人很重要,讓對方感知到這種愛,同樣重要。珍惜那個在你面前總沒自信,總問你是否愛她、愛她什麼的女孩兒;不是因為你多優秀,而是她太愛你。珍惜的第一方式,就是她每一次問,你都認真回答一次。即便上次發問,是三分鐘前。這麼做,目的不是給出答案(反正她也不信),而是佐證答案——你對她,有耐心。如果一句話不夠,就寫一段情話;若仍不夠,就擬一封情書;若還是不夠,那就像我一樣,把情書,寫成「書」吧。


她是我的,第一讀者。而第二讀者,是筆者本人。如康洪雷導演所說,「拍電視劇,是為了抒發我的內心……心裡的東西和感受,不表達出來就不舒服」。看來任何非唯利是圖的文藝創作,憑藉的不是想要,而是需要。如生存法則,不做會死。有苦難言,那叫苦;而「有愛難言」,那就悲。很有趣,像生氣時,身體處於本能反應需要破口發洩甚至捶胸頓足,不然胸悶、心慌。那無暇、濃烈、美妙、飽滿、深沉、亢奮、激昂的愛意呢,要怎麼表達和宣洩?上床?確實可以,但不足以。畢竟,它是出於動物基本生理客觀需求下的激素作用力。雖不能說它完全沒誠意,但確實缺乏心意,和持久力。即便它再深、再猛、再精準?又怎能如文字,直指人心。文與墨,可作鋼槍、可作刀劍,可作噴射愛意的炮火,還不受時間、空間所限。讀過幾年新聞系,略曉文學原理基本章法,但也全無中文系科班的文采韜略。不求企及劉小波對李銀河那等語出驚人狂轟亂炸的投射力,更沒有瓊瑤式煙霧繚繞你儂我儂醉生夢死的催淚彈……只是想到九把刀這等不學無術、半路出道者,都能成為愛情「磚」家,都能因愛奮筆疾書、掀一陣言情旋風,我就不必自渐形秽、怕被拍磚了。畢竟愛,是天下最平等的人權;眾生無一例外,有通行證、有話語權。筆者霧仔,既是傳情達意的作者,亦是邊作邊賞的讀者——以筆為見,不忘初心。人是健忘的,但人是能夠選擇,記住的。人最該選擇銘記的,是愛。至於其他讀者,獻給所有:相信,和不相信愛情的人。



三年後的今天,霧仔依舊熱血,但頭腦冷靜。層用文字,讓她受傷、心痛、焦慮、不安……解鈴還須繫鈴人,如今該用文字,讓她恢復、感動、相信、堅定。希望它能有小說的情節生動,有散文的語風酣暢,有詩歌的韻律有致,有戲劇的情感淋漓,有演講的措辭鏗鏘,有報告文學的論述深刻;希望它能是我自查自糾的檢討書,更是我們,銘刻並傳承情感的回憶錄。希望有朝一日,《霧都彩虹》能登上大熒幕,讓我們的愛,歷歷在目。


每一篇章,都會暴露不止一條,喜歡她的原因。先強調第一篇,沒有要拍台灣讀者的馬屁。畢竟這则故事,不是他們所鐘愛的霸道總裁與灰姑娘的套路;只是一名苦未盡、待甘來的創業者,在霧都倫敦的裸奔中,遇見彩虹的故事。


2020年2月14日

霧仔

倫敦.薰衣草丘


11 views1 comment
友情鏈接

聯繫方式

CONTACTS

MOBILE: +86 13623670667​;+44 7542858838

​EMAIL: info@redboy.co.uk

WECHAT: gaojie94941

ADDRESS: 134C Lavender Hill, London, UK SW11 5RB

​關於紅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紅堡服務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紅堡客戶

© 2020 by Red Boy Cultural and Creative LTD._All rights reserved  

英國紅堡文化創意有限公司